藉國是會議進行二○一六變局大辯論

在幾乎所有重大國政皆陷僵局的此際,二○一六年可能再出現政黨輪替,而成為台灣命運的大拐點。因而,由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倡議的國是會議,正是國人共商二○一六變局的最佳平台,可望提供一個應當不會有人霸占主席台的國是論壇。

沒有人霸占主席台,也是指沒有人可片面操控這場國是會議。無論是會議的組成,與議題的設定,皆應以共同參與、公開透明的方式進行,這才是一個公共國政論壇的應有風貌。

先論會議的組成。此會由蔡英文倡議,是否即由民進黨主持?一、過去歷次國是會議皆由總統主持,除了使會議提升至國家的高度,亦使會議的結論與政府直接連結。此次若非總統主持,會議如何定位?二、若此會不由總統主持,是否請總統致詞?三、應否邀請總統個人及政府官員參與會議,在會中表達政策觀點?四、邀請與會的名單是否由民進黨片面擇定?五、社會多元勢力如太陽花、反核團體、台獨社團、統派團體應否在邀請之列?

我們認為,會議的組成應以「國家高度/多元代表」為基準。因此,必須慎重安排總統與政府在會中的角色。蔡英文尤不宜將此會視為自己競選總統的政治嫁妝,而應將之視為全體國人共策因應二○一六變局的國政平台。蔡英文若堅持做為會議的主持人,或亦無不可;只是,過去民進黨對國政綱領皆持攻擊或閃躲的態度,若主持會議,即應負起公開民進黨政策立場並作成結論的責任。

我們認為,即使否決了由總統主持,也沒有理由排除總統及政府在會中表達政策觀點並參與辯論。亦因如此,會議出席者雖可能以「個人」為單位,但也必須照顧政府、政黨與社團的代表性;過去,政黨領袖辯論國是之事不易促成,但國人當然應當期待在國是會議中出現馬英九或朱立倫與蔡英文親身親口進行政策辯論。同理,會議亦不宜遺漏太陽花、反核團體、台獨社團等元素,這些社團若不出席將有傷會議的完整性與多元性,何況民進黨倡議的國是會議豈能使其盟友向隅?

再論議題的設定。面對二○一六變局,有三大議題不容迴避。一、兩岸關係:例如,後二○一六年,是否應採「否定九二共識」的兩岸政策?ECFA後續協議應當盡速續簽或廢約?民進黨的《台獨黨綱》應凍廢或保留?諸如此類在民進黨內的禁忌議題,應可藉國會議聽一聽社會的多元意見。二、全球化下的經濟政策:在全球化的大方針下,是否只依賴北京來照顧台灣的「三中一青」?台灣如何在全球化的衝擊下,重整產業結構?又如何建立以全球化為導向的兩岸競合關係?再者,在全球化的新局下,如何擇定能源政策;而在全球化加劇貧富差距下,社會公平也是必須照顧的議題。三、修憲方案:是否要修憲刪除憲法序文中「為因應國家統一前的需要」一句?憲法中「一國兩區」的規範應否改為「一邊一國」的格局?是否要否定「憲法一中」?如何以這一部憲法作為與大陸競合的憑藉?

再者,是否要修憲廢止總統直選?是否要恢復「立法院的閣揆任命同意權」?是否要實施「行政權換軌制」,以免再發生「朝小野大」的僵局?此次修憲是否應分「二○一六前/二○一六後」兩階段?尤其重要者,立法院的「政黨協商」應否有所更張?

此次國是會議的議題不應再有任何忌諱與閃躲,必須以刮骨療傷的決志,露骨地討論、不留餘地地辯論;非此已不足因應二○一六的可能變局。舉凡對國家認同、修憲方案、憲法一中、能源政策、全球化、九二共識、ECFA及經濟發展、社會公平等重大議題,國人應當寄望在會中聽到民進黨、國民黨及社團代表與專家學者的政策主張,並期待大會能如過去幾次國是會議一般提出具體的政策結論。

面對二○一六的變局,台灣不能再做把頭埋在沙裡的鴕鳥,也不可再做冷水慢慢加溫中的青蛙。我們期望國民黨及民進黨以進行二○一六變局大辯論的責任感與企圖心來參加這次國是會議,也希望各社團的政策主張藉此會與國人分享。因此,會議應採分題分組進行,然後再由大會整合各分題分組的討論成果。不怕辯論繁複,只怕堵塞言路、避重就輕。

這若是一場無人霸占主席台的國是論壇,我們期盼:這次會議能在多元辯論中提出國人共同因應二○一六變局的國政綱領。

“藉國是會議進行二○一六變局大辯論”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藉國是會議進行二○一六變局大辯論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