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這樣愛地球/自己產電自己用

假設一天平均用十五度電,一年就用了五千多度電,但卻從來沒有發過一度電。若是不想繼續造成地球環境負擔,可以怎麼做?

用太陽能成功煮出蛋捲。 攝影/陳楊文

去年六月,我在印度南部的清奈能源效率中心,聽著二十個國家代表說明自己的國家能源使用方式,很驚訝幾個南亞國家如尼泊爾、印度與斯里蘭卡等,全國使用的能源有高達30%至40%是生質能(利用生質物經轉換所獲得的電與熱等可用的能源,是一種兼顧環保並可永續經營的能量來源)。我心想,用生質能來發電,怎麼可能那麼先進?再想了一下,這裡的生質能應是指「直接取薪材甚至動物的糞便(如牛糞)來燃燒」。念頭再轉個彎,電在南亞與東南亞是寶貴的資源,許多鄉下地區甚至沒有電網供電,依此推測,全球還有好幾億人口家中無電可用。

回想台灣,幾乎所有家庭皆有電可用。基本工資讓我們每天可用電約兩百度,台灣家中用電最多是在夏天吹冷氣,每人一小時約一度電,加上其他用電,一天最多就是三十度電了。相較於發展中國家,我們擁有較多能源使用權,很難體會他人無電可用的難處。

台灣遍布的電網與電價廉價結構,好處是保障人人有低廉的家庭用電,缺點是因此不會珍惜電力來之不易,也付出發電所造成的環境成本。台灣發電型態多是火力發電,燃燒廉價的煤炭產生空氣汙染,造成霾害與全球暖化。

公民有權利選擇乾淨的能源與電力,就像我們可以指責菜農不該賣有農藥殘留的蔬菜,危害健康。在合法使用的情況下,要求菜農不用農藥或是化肥並不容易,但我們可以藉著選擇,購買不施農藥與化肥的有機農產品。或者,我們乾脆身體力行,自己種菜自己吃。四十年前,我們還是靠自己燒炭來煮飯呢,如今一切都交給方便的電力。

想想自己,一生可能用了幾萬度電,假設一天平均用十五度電,一年就用了五千多度電,但卻從來沒有發過一度電。若是不想繼續造成環境負擔,可以怎麼做?

過去我在美國中部參觀艾米希人(Amish)的社區時,注意到他們堅持在家中不用電力、交通只用馬車、住自己蓋的房子、穿自製傳統服飾,且數百年來生活形態不變。當時百思不解,為什麼在這個科技發達的國家,卻有人堅持靠自己的雙手簡樸生活?如今才能體會他們百年來的堅持,其實是為了減少對環境的衝擊、與生態永續共存。

挑戰太陽能發電

於是,我想出了「與朋友一起動手挑戰太陽能發電」的活動。可是,電看不到,要怎麼知道發了多少電?既然發電的目的是供日常生活使用,不如先來問問朋友,發電後想用來做什麼?有的想要幫手機充電,有的想讓電燈發亮,我倒是想來煮咖啡--一杯香醇咖啡,聞得到也喝得到。

最後就決定煮一壺咖啡了。在家裡煮杯咖啡滿容易的,只要準備咖啡粉和濾紙,倒一些水到電咖啡壺裡,按下開關,不到一分鐘便香氣四溢。但我們的任務不同,有賴太陽公公的幫忙。首先,我們得到工廠買用在屋頂上的太陽能板。不過,發出來的電,還不能馬上使用,因為太陽能板的電是直流電,電咖啡壺如同所有的家庭電器是交流電,需要一個逆變器將直流電轉成交流電。除此之外,還需要一個蓄電池,這樣無論陰晴、日光強弱,都能點點滴滴將太陽能儲存起來,且夜裡也能使用白天所存的太陽能。

設計好太陽能的微系統、做好要接的電線與接頭後,將所有裝備抬上屋頂,即開始實驗發電。看著逆變器上亮出綠燈,表示線路正常,已可以使用。插上電咖啡壺,打開開關……奇怪,怎麼沒有動靜呢?忽然,綠燈也轉為紅燈,怎麼辦?

用電表量了量使用的功率大小,發現原來咖啡爐需要600W左右才能啟動,而我們設計的太陽能系統最多只能發出500W的功率,難怪連一個小小咖啡爐都無法啟動。

解決的方法是換一個逆變器,最好是可以輸出1000W功率的。但是緩不濟急,最快變通的方法是改用一個200W的電湯匙煮開水。雖然需要的時間較久,但一樣可以煮出咖啡。

煮咖啡外,我們還嘗試了同樣只需200W的小火功率就能煮出來的蛋捲。當然,這個挑戰也是大成功。

從這次的經驗中,我們學到太陽能或許還得之不易,可是在日常方面,只要能夠節省使用,同樣可以滿足我們生活上的種種需求。最棒的是,太陽公公從來不會向我們收電費,也為將來使用清潔的綠能邁向一大步。

地球守則:

在生活中試著使用自產的再生能源,為未來的地球環境盡一份責任。

“跟我這樣愛地球/自己產電自己用”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跟我這樣愛地球/自己產電自己用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