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正偉:過節的時候,我比較像是局外人

【文/徐嘉君】

即使如此,還是喜歡過節的氣氛

聖誕節是紅色、情人節是粉紫,迎接新年的瘋狂跨年夜是色彩豔麗的萬花筒,閃著五彩的菱片,折射耀目的光芒。「當街上的大家因為節日而開心,我也可以感受到那樣的開心。我還是覺得過節很有趣,過節給人一種幸福感,那種幸福感是會散發出來的,就算你是一個人,還是能感受到這件事。」

鋪天蓋地的過節氛圍,讓再怎麼遲鈍或無感的人,最後都會因為朋友的口耳相傳、商品的促銷傳單、電視新聞報導哪裡有大餐、某個店家的過節噱頭……,也能知道節日就要來了。形容自己是孤僻的郭正偉,即使不主張過節,但也絕不討厭節日。「我喜歡過節時分快樂的大家,雖然會是以一種局外人的方式,觀看這一切。」

郭正偉喜歡節日的存在,讓周圍充滿幸福快樂的氣氛,大家都因為節日的到來而變得輕鬆,忙碌的生活也有了喘口氣的時間。「或許是受小時候的影響,我內心還是會有很陰暗的一面,但我覺得過節時候,大家輕鬆的氣氛能感染我,我也會因此變得很輕鬆愉快。」

因為別人快樂,自己也快樂,節日大概就是會有這般渲染的魔力。紅潤的雙頰、高昂的語調,過節的人看起來好自在。即使如此,習慣一個人的郭正偉也不會在各種節日上全勤出席,「我對於這個世界的生活常態和變化並不介意,也不排斥,但我知道我的快樂不來自過節。」

約定俗成的節日,郭正偉的興致不顯得高昂,反倒是幾個在生命歷程中的重要他人,那才是真正想要紀念的日期,「我會過作家的生日或忌日,像是楊喚。他的作品值得我去記得他,而他也是確實影響過我的人。」

郭正偉說這大概是青春少年的文藝夢,一個小書迷自行舉辦詩人節,「那幾天會特別再去讀他的書,還會買好吃的東西,把東西一口一口吃掉!」

過節也不過節

出了書,現在也從事編輯工作,郭正偉認為自己在出了社會以後才真正交到朋友。朋友也會相約過節,有時一群人過節,有時自己一個人過節,對他來說這完全是不一樣的事。「大家一起過節,那就是瘋狂啊!但如果是一個人過節的狀態,我會思考這個『節』的存在並加上自己要『過』它的詮釋,把外在的節日,內化成自己的意義。」

或許,節日也是檢視自己生活的機會,把時間留給自己,「我會好好運用這個節日的假期,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處理想對自己說話的部分。」

節日是月曆上的紅字,紅字是假期,假期未必喧囂,也可以是孤獨的,「在路上走路,也是我過節的方式。『走路』會讓我覺得我和每個人都保持距離,讓我覺得自己是與世隔絕的。當我認為自己是與世隔絕的時候,好像就可以用一種全知的觀點,去看這個世界發生了什麼事。」

郭正偉有種不可言喻的氣質,總是站在核心之外,冷靜與抽身。這或許也正是他總能不偏不倚地命中事情的核心,某樣觀察、某樣人情與世故。

節慶是友善的,總不至於讓人愁眉苦臉,一個人的郭正偉,即使習慣冷冽與距離,也樂意被感染幸福的滋味。只是比起呼朋喚友,一個人的過節,才更是郭正偉的作風。

*本篇文章由《張老師月刊》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完整內容請見《張老師月刊》2015年2月號】

“郭正偉:過節的時候,我比較像是局外人”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郭正偉:過節的時候,我比較像是局外人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