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作家並不高人一等

中國異議作家余杰為申請三月來台事,迄無法核准,,打壓言論自由,控訴甚至上了國際媒體。事情其實很簡單,內政部移民署被沒頭沒腦被罵一頓,道理不大,問題源頭在於台灣對「大陸人士」來台限制相對確實比較「嚴謹」,公務員依法行政,該有的文書作業一環不能少,備審文件缺一不可,何況缺五?

事實上,自二00六年迄去年,余杰申請來台六次,從沒有碰到今年的狀況,「打壓」二字不存在於他的個案上。

這次為什麼會出現過異於往年的狀況,不必推得太遠,就以去年為例,當時他來台正值太陽花學運尾聲,作業流程沒有任何問題,若論「時機敏感」,去年定比今年更甚。不過,去年是由清華大學出面邀請的「學術交流」,基本上與余杰來台行程中的各種演講活動「吻合」。今年改換由教會出面邀請,說法是「宗教交流」,名目變更,申請文件和行程自得「配合調整」,否則來台行程與申請目的不符卻批准,挨刮的是承辦公務員,誰肯幹這倒楣事?

教會提出申請文書大概是有疏漏的,移民署說法通知要補正的文件至少包括:邀請函、邀請單位一年收支報告經主管機關備查公函、余杰宗教領域專業造詣或職務證明、停留時間修正表等。以上種種,光是一件「一年收支報告」大概就讓教會頭痛而不知如何處理。

余杰反駁指稱,他曾經出版宗教著作、美國總統接見討論宗教自由問題、出席美國總統祈禱早餐會…等等,足,這些都沒錯,但都不是公務員必須知道他、認識他的理由,諾貝爾獎得主來台的文書作業也是一樣都不能省。不過,余杰自陳是為三月、四月新書來台,自證為宗教人士的說法豈不又坐實了他的行程與申請目的不符?

余杰自稱「支持台獨或許就是我的原罪」,以當前台灣社會氣氛,不統才是流行,何來罪稱?老維權律師張思之不能在大陸出版的回憶錄都直言,「何必非統一不可?」這個主張既不稀奇也不特異,更難成為不能入境的理由,馬政府若有迫害異議的本事,也不會太陽花學運後「順勢一敗塗地」,余杰對馬政府打壓異議與言論自由的批評,是抬舉了移民署一干照章辦事的公務員。

作家並不高人一等,異議作家亦然。入境隨俗,此「俗」自然包括法令規章。當然,目前余杰申請入台遭刁難案,還處於「各說各話」階段,余杰說申請文件都已逐一填妥,移民署說文件尚未備齊,到底備齊了沒有?還缺少什麼?立委出面與移民署協調中,是否能得到圓滿解決,應該很快就有結果。

如果來台目的不純然是宗教交流,一是換邀請單位,二是調整行程,依申請目之規定,能三個月給三個月,若不行一個月就是一個月。這個規定不因人而異,當然也不會因異議作家而有異。若是為了書,該知道有新書發表的人大概都該知道了,不看書的人,任余杰罵得再兇也是不看,罵人只是白費力氣,罵過了頭,對新書也不利。在台灣,罵人是立委與名嘴的專利,作家還是維持優雅的身影為宜。

“風評:作家並不高人一等”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風評:作家並不高人一等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