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介正/兩岸「戰略耐心」的考驗

日前,無黨籍台北市長柯文哲以「兩國一制」,回應美國《外交政策》期刊提及的「一國兩制」詢問。在距離我國下屆總統大選不到十二個月的時間點,今年兩岸及藍綠之間,顯然又要再一次嚴肅面對「政治關係定位」所可能激起的火花。

這個火花將演成巧思創新的煙火,而令人驚豔;或是變成危機震盪的烽火,使百姓遭殃,實難預料。

在中國大陸,習近平以萬鈞之力掃蕩貪腐、整黨整風,手段之嚴厲急切,在在顯露習近平意圖在明年「十三五規劃」正式實施,以及後年「中共十九大」召開之前,能盡全力整治改革開放卅六年來,快速經濟發展所伴隨而來官僚、經濟、社會的積弊沉痾。

「十三五規劃」涉及習近平所訂,在二○二○年讓大陸人均收入翻倍的承諾;「中共十九大」關係到習近平對中共第六代領導集體,所進行的接班部署。如果再加上「一帶一路」的全球經濟戰略布局,以及習近平任期結束前,第一個(建黨)一百年「中國夢」願景等重大任務,要讓中國大陸集中精力、優先與台灣針對兩岸政治關係定位進行鏖戰,甚至展現彈性,不切實際!

然而觸及兩岸關係敏感的政治時間表,卻不會為台灣暫停、等待。已經辦理五年,每年春夏之交的「台北—上海雙城論壇」,今年如何辦,一半決定權在無黨籍台北市長柯文哲手裡,中央政府、藍綠兩黨主席都無法主導。

幾乎已經確定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的蔡英文,已經宣布二月底即將訪問日本,並在適當時機走訪華府。美日兩國的政策人士,必將抬出「烤肉架」,仔細盤檢民進黨大陸政策的主張,以衡估對自身利益可能的衝擊,並做應對。

執政的國民黨在九合一地方選舉遭受重大挫敗之後,黨政雙軌分開運行。政府集中全力繫內閣於不散,試圖貼近民意、維持施政的應有力道。黨部則聚焦在檢視黨產、重建智庫、組織改造等三大改革,且將總統候選人提名訂在五、六月份,短時間內,自然不會碰觸屬於總統權力的兩岸議題。

國民黨、民進黨、以及「非政黨之鬆散第三勢力」各有暫時優先處理「向內」事務的拉力,然而在此「政策類懸空期」,未來幾個月任何兩岸關係發言仍將產生可觀影響。

兩岸關係之處理,我們曾經力倡雙方要有「戰略耐心」。自一九八七年兩岸接觸迄今廿八年來,台灣歷經兩度政黨輪替,之所以峰迴路轉,未啟戰端,除對國際、兩岸、內部務實估算處置外,實賴雙方保持適度之耐心

如今我們又逢總統選舉,勢將再次面對大陸政策以及「兩岸政治關係最終安排」的思辯。然而,全體國人亦須體認,兩岸實力對比已逐漸移轉,北京在軍強國富、底氣充沛優勢條件下,面對意見分歧的台灣,是否能心平氣和、維持過往耐心,而不至於轉變成為「戰略獨斷」的片面主義思路,殊值重視。

我國總統選舉到就職長達四個月,看守政府在交接期間,不能做重大決策或人事調動,預算支應亦有限制,欲因應可能的國安危機,確有結構障礙。然倘若全民此刻在心態上即已進入看守期,何其危殆。

兩岸關係,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朝野同胞,不可不察也!

(作者為中華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淡江大學戰略所助理教授)

“黃介正/兩岸「戰略耐心」的考驗”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黃介正/兩岸「戰略耐心」的考驗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